• 首页
  • 关于盈广
  • 典型案例
  • 盈广动态
  • 专业律师
  • 理论研讨
  • 联系我们
 
从一起债务纠纷案件浅析债务加入的构成要件及风险提示

 

 
 
 
    〔导读〕  笔者近期代理了一起债务纠纷案件,对方当事人以债务加入为由起诉委托人要求清偿另案生效判决确定的银行贷款本息,法院经审理裁定驳回了起诉。此案发生在《民法典》施行前,关于债务加入尚无明确的法律规定,本文通过浅析债务加入的构成要件,作出相关风险提示。
    〔案情〕  原告李某诉称,原告李某应被告张某请求,为债务人鹿某在债权人某银行贷款提供担保,后因债务人不能还本付息。法院判决原告李某对银行贷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原告李某为债务人担保前,被告张某出具证明一份,法院向原告李某下达传票后被告张某出具声明一份。原告李某认为,被告张某的行为属于债的加入,应当依法对债务承担清偿责任。请求判令被告张某立即清偿另案生效判决书确定的银行贷款50万元及利息。
    〔代理〕  笔者在深入研究案情基础上,根据债务加入的民法理论,代理被告提出如下答辩意见。
      一、被告出具证明、声”的行为,既不构成担保法上的保证,也不构成合同法上的债务加入。第三人加入债务通常采取单方面向债权人出具承诺函或者与债权人签订协议的方式。2016年6月的证明,仅发生在债务人、保证人、第三人之间,且所指向的债务不明确。该证明不是向债权人作出债务加入的单方承诺,也不是与债权人达成债务加入的合意。2017年11月的声明,发生在债权人起诉债务人、保证人后案件审结之前,也未取得债权人的认可,同样不构成债务加入。原告李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知道其为债务人贷款提供保证的法律后果,属自愿与债权人某银行达成保证合意的行为,与借款保证合同之外的第三人无关。其保证责任非依法定事由或者债权人的主动放弃而转移或者免除。证明中所述“因担保产生的一切与李某有关的纠纷,现书面证明与李某无任何关系,由张某负责”违法担保法的规定,内容无效,不受法律保护,依法不能免除李某的保证责任。同理,2017年11月的声明内容无效,不受法律保护,理所当然的不会发生追加当事人的后果,受理法院、债权人某银行也不认可证明、声明内容的效力。
      二、即使构成债务加入,享有请求权的主体系债权人某银行,而非原告李某,李某的保证责任依然无法免除。借款担保合同纠纷案件尚在强制执行中,李某有财产可供执行,并有债务人和其他保证人同为被执行人。即使通过执行李某的财产案件执行终结,李某尚有向债务人及其他保证人追偿的权利,李某是否最终遭受损失尚不确定。李某与其他保证人已经交存了15万元执行款,如张某向李某全部清偿贷款本息,那么李某显然获取了额外的不当利益,并且致使被告张某遭受无法挽回的损失。
    〔裁决〕  法院经审理认为,本院作出的另案借款担保合同纠纷一案判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该判决书判决李某作为保证人对案外人鹿某欠某银行借款本金、利息、罚息、实现债权的费用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被告张某并非该生效判决认定的债务人,债权人在上述案件中也并未要求被告张某作为债务人承担责任。原告认为被告出具的证明和声明产生的法律效力为债务加入,被告应与原告共同向某银行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但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债务加入应当是债权人、债务人、第三人(新债务人)三方达成的合意或者第三人向债权人作出自愿承担债务的意思表示,原债务人的义务并未免除。原、被告之间的内部约定不发生债务加入的法律后果。且原告作为另案的保证人,在债权人某银行未向被告张某主张权利的情况下,其要求被告对上述判决书确定的债务向某银行承担清偿责任,系主体不适格,应驳回起诉。另外,原告尚未对上述判决确定的债务履行全部的清偿义务,其直接要求被告清偿,是对已经生效判决的否定,也应驳回起诉。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百十四条、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零八条第三款规定,裁定如下驳回原告李某的起诉。
    〔评析〕  2021年1月1日起施行的《民法典》第552条规定,第三人与债务人约定加入债务并通知债权人,或者第三人向债权人表示愿意加入债务,债权人在合理期限内未明确拒绝的,债权人可以请求第三人在其愿意承担的债务范围内和债务人承担连带债务。根据该规定,债务加入的构成要件是:一、原债权债务关系合法有效存在。这是构成债务加入的基础性前提要件,没有这一前提,自然不会发生债务加入。二、债务人不脱离债务关系,第三人加入债务后,原债务人仍应当在原债务范围内承担履行义务,其并没有因第三人加入债务而免除其履行义务,即第三人加入债务只是在原债务人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个新的债务人,在性质上具有担保债权实现的功能。三、应当通知债权人,第三人加入债务,虽不需债权人同意,但应当通知债权人,或者是第三人直接向债权人表示愿意加入债务,债权人在合理期限内未明确拒绝的,如果未通知债权人则对债权人不发生效力,同时债权人作为权利人,可以拒绝第三人的债务加入行为。具体到如何通知,法律并无明确规定,因通知系非要式行为,可以通过书面、函件、传真等方式。四、第三人在其愿意承担的债务范围内与债务人对债权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这是核心要件,第三人即新的债务加入人必须作出债务加入的明确具体的意思表示。
      具体到本案,被告张某出具证明、声明的行为,并没有作出明确的债务加入的意思表示,也未通知债权人某银行,且所指向的债权债务不明确具体,故法院认定不构成债务加入符合法律规定,裁定书说法论理部分理由充分严谨。原告李某领取判决书后未提起上诉,在上诉期内申请解除了对被告张某工资账户、住房的保全措施。
    〔风险提示〕  债务加入与债务转移、连带保证、第三人代为履行有部分相似之处,但有重大区别,特别是债务加入与连带保证在司法实践中往往难以区分,最高院前后发布的众多指导性案例,也常因民法理论的发展等原因出现区分规则有所变化。债务加入与债务转移、连带保证、第三人代为履行区别主要是概念、构成要件、功能不同,尤其是法律后果不同,风险的大小有无也明显不同。限于篇幅,本文不再展开论述。
      社会生产生活不断发展变化,民商事交易行为愈加频繁复杂,法律风险无处不在,稍有不慎可能面临倾家荡产,被列为失信人名单,对单位及家庭都带来不利影响。为此,建议民事主体提高法律风险意识,学好用好民法典等法律法规。做出重要民事行为前,要咨询法律专业人士,认真评估法律风险,谨慎为之。
 
 
                               作者:秦召芬
 
 
 
发 布 者:  山东盈广律师事务所 添加时间:  2021/1/29 点 击 数: 710
 
     

 

 
友情链接: 中国法院网 中国裁判文书网 全国法院被执行人信息查询网
地址:山东省济宁市洸河路60号天工大厦9号楼 业务咨询电话:4008607567 办公室电话:0537-2382011

版权所有 山东盈广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